少年游



茕茕白兔,东走西顾。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。


——.无名氏《古艳歌》

楔子


宝历元年,孟夏的深夜。九衢寂静,万井愔然,正是人人入梦的时分。刚过寅初,胜业坊的一处家宅之内,庭院深深,幽暗的光影来回晃荡,像被昏暗的潮水覆灭,是个沉没的居所,无数水鬼盘踞其间,黑影幢幢。芍药与牡丹在阶前开得十分红艳,像涂脂抹粉的女子,头颅硕大低垂,吸饱了人血,才换来这般千娇百媚。

一间房幽幽地亮着灯。像蚌精的屋宇,放出惑人的光华。

房内的绣褥之上,一个妇人撕心裂肺地吼叫着,双腿岔开,手指紧攥成拳,冷汗涔涔浸湿了单衣。床畔一个老妪端来热水,朝她下身一望,橘皮似的面容顿时皱成一团,不安地蠕动嘴唇,对一个侍立在旁的青衣小鬟说:“血瘀了,血瘀了……胎位不正,怕是凶险,快,快去请你家主人!”

青衣小鬟喏喏应着,忙不迭地出门去。吱嘎——开门的声音异常刺耳,像谁把什么东西摔碎了。

老妪握紧妇人的手,像要把自己身体的力量灌输给濒死之人,轻声而恳切地道:“夫人,用力啊!就差一点了!看得到脚了,快!把这孩子生下来!”

床上的妇人此时已是神志不清,头发濡湿了,粘在惨白的面孔上,双眼鼓凸,如一尾涸辙之鲋,行将渴毙。她下身汩汩淌出血流,如同被针尖戳漏的渡海浮囊,再怎样堵也堵不上。整个房间充斥着熏人欲呕的腥甜,成了个血窟。暖风灌进窗扉,烛火摇曳,将人影子抻长揉短,投射在壁上,张牙舞爪,妖鬼似的。

Previous Page Next Page Page 1 of 51